栏目页
您好,欢迎访问我们的网站,我们将竭诚为您服务!

“遇见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王延婷医生,我的人生放晴了”

2022-08-01 14:17:20分类:最新车讯 阅读: 9
导读:本文是由fg网友投稿,经过编辑发布关于"“遇见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王延婷医生,我的人生放晴了”"的内容介绍。

金星曾在一档节目中吐槽:“看脸的时代,单靠原装生存太艰难了。”

为了绕过这些艰难,你想象不到一些人承受了什么。

知乎上,一位出生时面带胎记的网友写道,一直以来,这块胎记带给她的远不止相貌上的损害,更可怕的是,它严重影响了自己健全乐观人格的塑造。

“我没有大胆追求美好的勇气,只有刻进骨髓里的自卑。”

面对异于常人的外貌,有人在漫长生涯中,习惯了别人异样的目光,选择认命;

也有人跳出固有认知,勇敢改变,向前一步,迎来焕美新生。

面部带着“太田痣”的墨镜姐姐,就是其中一位。

口述/墨镜姐姐撰文/乌冬面图/王海东编辑/郑怡

如果有人问我,大面积的胎记长在脸上是什么感受?

我会回答,虽然无关身体疾病,却比疾病“致命”数倍,是一场心灵上漫长的折磨,渗透在生活各方面的“钝性疼痛”。

我本来觉得,“女儿都已经长大,人也到了中年,这辈子就顶着胎记过算了。

是王延婷主任鼓励我,说关注、关爱自己永远不嫌迟,并尽心尽力地为我去掉这块脸上的“心病”。

脸上的胎记在一次次的治疗中淡化,我的心理和人生也开始“放晴”。

01坎坷的一生,源于脸上的“墨镜”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脸上的黑青色胎记,从小我就不被人欢迎。

被同学霸凌是家常便饭,这让我对上学很抗拒,念到小学四年级,说什么也不肯继续去了。

但家也不是温暖的港湾,我家姐妹四人,只有我脸上生了“丑东西”,母亲待我特别冷漠。

我辍学在家后干的活最多,受到的打骂也最多,那时候我唯一的愿望是快快长大,早点工作离开这个家。

苦难没有随着长大而结束,我找工作的时候困难重重。

熟人介绍的超市收银员工作,老板一看我的脸,就说不要;应聘餐厅服务员,更是被老板挤兑说,“你快走吧,你这样会吓着客人。”

我能干的工作少之又少,只能做些“不需露脸”的清洁工作来养家糊口。

“遇见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王延婷医生,我的人生放晴了”

02无论什么年纪,改变自己都不算晚

2020年,女儿脸上生了严重的青春期痤疮,我带着她来到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整形医院皮肤科看病。

医生注意到了我脸上的情况,把我介绍给医学美容中心的王延婷主任诊疗。这时候我才知道这副“墨镜”,学名叫做“太田痣”。

我脸上的太田痣会随着年龄增长而扩大,因小时候家里不重视,也没想过治疗,这些年来,太田痣已经从我的面部蔓延到“眼白”上。

如今,人到中年,对于治疗,心里始终有道坎儿。

王主任看出了我的犹豫,她说的一番话我记忆至今:

“我见过很多病人,觉得自己半生已经过去了,不值得做出改变,其实你在‘妻子’、‘妈妈’的身份之前,首先是你自己,如果太田痣是你的一块心病,那么即使是80岁,你也值得去掉它。”

王主任还说太田痣如今已经不算难治的皮肤病。

以前治疗的时候会用冷冻、植皮等方式,往往会留下大面积的瘢痕,或者造成肤色不均匀;

如今激光技术发展后,使用超皮秒联合调Q激光,就可以基本恢复皮肤原本的颜色,即使复发也可以再次用激光去除。

我像是吃下了定心丸。

第一次做完后脸上的刺痛感记忆犹新,脸肿了两三天,又红又烫。

王主任叮嘱我不要碰水,注意保湿加防晒,面部的结痂会自然脱落。

在得知我的家庭经济状况后,她主动为我申请了“国际医学整形修复公益援助基金”,让我享受了多次治疗费用的减免。

随着太田痣的淡去,几十年的心病迎来了纾解,容貌恢复正常后,我也能做一些“露脸”的工作了。

原来,生出改变的勇气,真的多少岁都不嫌晚。

“遇见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王延婷医生,我的人生放晴了”

《医生》快问快答

Q:“太田痣”最佳治疗时机是什么时候?

A:太田痣1938年由太田正雄首先报道,后来就用太田医生的名字命名,是一种波及巩膜及同侧面部,沿三叉神经眼支、上颌支走行部位的灰蓝色斑片损害。

有些人只长在脸上,有些人连眼白都会“染”上颜色。

太田痣当然是越早治疗越好,一方面随着年龄的增大,人的皮肤毛孔会变大、皮肤会增厚,太田痣的颜色可能会变得更黑;

另一方面,有些人的太田痣会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大,或许小时候没有长在巩膜上,但是后来蔓延到巩膜上,给治疗增加困难。

太田痣的治疗肯定是面积越小、深度和颜色越浅就越好治疗,花费也会少,儿童如果有太田痣一定要尽早就医。

Q:“太田痣”对人最大的影响是什么?

A:太田痣已经不是一种难治的皮肤病,但却是个“心理病”。

比如《水浒传》里的好汉杨志,以现代医学来看,他的“青面”就是太田痣,但古代迷信,称这样的脸为“阴阳脸”,认为是不详的征兆,给人带来歧视和困扰。

即便是现代社会,孩子生下来有太田痣,妈妈也会很自责,怀疑自己是不是孕期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,甚至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情,才有这样的“惩罚”降到孩子身上。

这些都是没有科学依据的,我们一直在减轻患者及其家属的心理负担,皮肤的治疗其实还包括心理治疗。

Q:皮肤治疗为什么不能“一蹴而就”?

A:皮肤问题不能“速成”治疗。

拿墨镜姐姐来说,她的太田痣比较严重,治疗是每隔三个月进行一次。

因为激光在击碎色素颗粒后,巨噬细胞进行吞噬代谢需要三个月左右的时间,所以需要留够组织去代谢黑色素颗粒的时间。

皮肤有自己的修复、生长周期,治疗一定是按照疗程进行的。

那些“一次祛斑”、“七天美白”的宣传,要么不可信,要么有巨大的副作用,大家一定要擦亮眼睛。

特邀嘉宾介绍

“遇见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的王延婷医生,我的人生放晴了”

王延婷: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医学美容中心主任。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皮肤专家,致力于面部年轻化及光学美肤的各类治疗,多次参加国内外学术会议,发表核心期刊论文10余篇,参与多项国家自然科学基金,并主持陕西省课题一项。


郑重声明:部分文章来源于网络,仅作为参考,如果网站中图片和文字侵犯了您的版权,请联系我们处理!

上一篇: 7月极氪001大定订单破万 免费升级骁龙8155赢得客户一致好评

下一篇: 哪吒S正式上市发售 定位B+级纯电动轿跑提供增程式动力版本

相关推荐

最新更新 最热文章

关注我们